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史上最早的弑父篡位者是谁?他曾经围困刘邦、羞辱吕后_人文频道_

发布日期:2020-07-24 12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秦汉之际中原交兵,原本被秦将蒙恬打跑的匈奴得以喘息,恢复了元气。匈奴大单于冒顿(mò dú)是个厉害人物,乘机兼并北方各处游牧部落,又击败东胡和大月氏(ròu zhī)两个强敌,建立了庞大的草原帝国。西汉初,正是匈奴的鼎盛时期。

前200年,刘邦平定韩王信之乱,出击匈奴,反被冒顿大军四十万围困在白登山(山西大同东北马铺山),重金贿赂了冒顿的老婆才脱身;后来刘邦去世吕后当政,冒顿在书信中对吕后十分无礼,吕后也只得忍了。西汉初国力空虚,与匈奴和亲,并一度向对方奉上“岁币”,也是无奈之举。

相关剧照

南宋大家辛弃疾有一篇名作《水调歌头?舟次扬州和人韵》,其中说道:“忆昔鸣?(xiāo)血污,风雨佛(bì)狸愁”,这里头有两个历史事件,都是指北方游牧帝国的首脑被人所杀。“鸣?血污”说的是莫顿杀父篡位一事,冒顿也是史书记载的第一个干这事儿的人。

遥远的古代,多数部族尚未开化。匈奴的传统就比较奇葩,“父死,妻其後母;兄弟死,皆取其妻妻之(《史记》)”,就是说爹死了当儿子的就收编老妈和小妈,兄弟死了,嫂子或弟妹就嫁给活着的兄弟。在匈奴部族,只有强壮武勇的人才被重视,老弱的地位很低贱。这种环境里,父子兄弟相残大概也算不得什么稀罕事。而且冒顿之所以要这么做,起因是他老爹曾经让他去送死。

相关剧照

冒顿的老爹是头曼单于,也是匈奴立国的第一个单于。单于的老婆被称作阏氏(yān zhī),本来冒顿是太子,但是头曼的另一个阏氏受宠,生了个小儿子,头曼喜欢这个小的,打算“废长立幼”。头曼是怎么操作的呢?他当然也不好直接废了冒顿的太子地位,那样的话手下人难免会不服。头曼懒得搞花花肠子,来了个“阳谋”,送冒顿到西边的对手大月氏那里当人质,然后马上发兵攻打大月氏。

彼时大月氏实力也不弱,一看冒顿的被窝还没捂热,他爹居然来挑事了,气不打一处来,就要杀冒顿。这正是头曼借刀杀儿的“阳谋”。谁知冒顿身手麻利,眼看不对,偷了一匹马逃了回去。头曼揉揉眼看见儿子回来了,不禁欣赏他的本事,又不想杀他了,任命他为骑兵大队长,统领万人。

匈奴骑兵剧照

当爹的大大咧咧,觉得这也挺好,儿子则怀恨在心。头曼的心思当然还在小儿子身上,这边又给了冒顿兵权,不出事儿才怪。

冒顿开始着手训练身边的亲随骑兵。他自己用“鸣镝(dī)”(箭头上有孔的响箭)射猎,事先命令随从说,我射一支响箭,你们立即跟着我射同一个目标,不发箭者斩!有一天打猎,冒顿突然用响箭射自己的一匹爱马。随从们很多迟疑着不敢补箭,冒顿二话不说就把他们杀了。

有了这次教训,冒顿的亲随们果断了一点,但仍然跟不上冒顿的节奏。不久又出猎,冒顿的一个爱妻在场,毫无预兆突然被冒顿的响箭射中。他身边的人还是发愣不敢射,又被冒顿杀掉一批。

死了两批人,补充上来的骑兵们形成了条件反射,冒顿的响箭飞出他们就立即齐射目标。

相关剧照

冒顿仍不放心,找机会最后一次考核部下。有一次突然搭箭射向他爹头曼单于的一匹好马,结果他身边的骑兵毫不犹豫跟着发箭,把那匹马儿射得刺猬一般。冒顿这才满意,寻找杀头曼单于的机会。

头曼单于并不知道他儿子训练了一批只知道补箭的机器人,有一次带着儿子们出猎,冒顿趁机弯弓对准了他爹,响箭带着破空之声命中目标。头曼单于面露惊愕,还没来得及开口,立即又身中百箭,栽下马去失去抢救价值,一命归西。

冒顿大开杀戒,凡是不服气的兄弟、小妈们还有朝臣,一个不留。冒顿太子终于当上了大单于。数年之内,冒顿养精蓄锐,用麻痹战术对东胡发动闪电战,一举将其击灭,随即乘着锐气西征大月氏,又兼并了楼烦等北狄部族,统一了广袤的北方。自此匈奴帝国兴起,困扰了中原王朝数百年。

Power by DedeCms